能浏览遍好风景,才去认命,才不需要突发事情。
同学少年都不贱
想到当年事 告别母校时,我们立志斗快讲声我愿意。
亲爱的同学 你又说心事,男伴总是失望离去 无法相依,想我给提示 怎可速成美事,其实我也每天边走边学世事。明明身心经已重伤扮皮外伤,笑着博他去鼓掌 爱需要合唱,太过刚强 他不会留低欣赏。
明明所得不太理想 为人着想,伤心都顾全漂亮 改善了卖相,认清方向 免得变成了他身边其中一个败将。
--梁咏琪【同班同学】

春节的时候小学同学大聚会。不是匆忙一餐而已的那种。整个过程看来几乎是冗长又了无新意。初五的下午开始唱K吃饭接着玩杀人游戏。一直闹到两点才消停。初八的时候起了大早和同学去吃老家的特色美味面条-锅盖面,吃完了去游乐城打game,中午在路边小店应付了之后,又去KTV销魂,接着吃晚餐,接着又去没有创意的玩纸牌。昨天,昨天好像是初十,又和几个相熟的同学搓了一顿。
我把以上的行程说给同事听,我同事掀桌子说,你们也在聚会上花太多时间了吧!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3   trackback:1
[[自身]■碎碎念
不吐不快
现在我每天泡在围脖上,俨然是一副没了围脖就可以去死的姿态。
可是围脖只能凌乱的记录我眼前所见所闻,不能系统的整理我的思绪。所以在把Blog废弃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念起来这一亩三分地的好处来。那可怜的140个字对写个博写千把个字小意思的我来说,无比的捉襟见肘。在正儿八经重拾博客的伊始,我先整理下这几个月的思绪。

买的大抵是去年9月中旬的机票吧。我是说我回到镇江那时。在度过了平淡无奇的大半个月之后,10月找了个工作上班。

实习工资还算不错,2个月转正,有小车来回接送我们,中午包饭,每人发了一手机还包100块钱的话费。工作也不是很累,于是便满心干劲的去上班呗,脑子里有什么其他的念想都先搁在一边好了。
现在掐指算算也工作了4个月了。转正的事情渺无声息,社保医保一概没交。中午改为自己带菜在公司用微波炉热热。原本的小车取消了。现在每天自己赶公交,一个月一百多的公交费,公司只报销50。前天传来消息,100块钱的话费也从公司付款改为我们自掏腰包。春节了过节费也一毛钱咩有。于是我内心浮现出了立体、惊悚、鲜红的三个字:草泥马。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5   trackback:1
[[自身]■碎碎念
韩寒:我只是在猜想
难得转载一篇文章。因为这文在新浪博客发布之后没多久就被删除了。
就当作存档吧。

韩寒:我只是在猜想

2010年01月17日 下午 03:45 amon

2010年 中国开展互联网整治活动,活动口号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2010年 相关部门扩大屏蔽词词库,汉字“档”和英文字母“D”在大陆消失。当当网和豆瓣网被迫改名为肮肮网和藕瓣网。

2010 年6月 政府启动“保护儿童”项目,儿童节被提到和国庆节相同的位置,并且宣布,严格限制一切不利于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资讯。同时,上海世博会提出“世博会,世博会,捉奸在床一万对”的口号,线上线下同时启动扫黄项目,政府明确表示,一切和黄色有关的东西,都将被屏蔽,黄色代表色情和封建。小学生们都被发动了起来,纷纷走上街头,表示不放过一切黄色的东西。

2010年7月 小学生爱国委员会发现,因为五星红旗上的5个五角星为黄色,不符合时代的进步思想。该提议经过研究,相关部门决定将五个五角星改为红色。

2010年8月 政府发现,将五角星改为红色以后,和国旗原背景色一样,导致分辨困难,经过小学生代表的提议,国旗上五角星被改为绿色,代表着绿领巾和绿霸。

2010年 根据小学生爱护委员会和小学生代表的提议,政府收紧图片审查标准,并提出“激凸等于露点”的战略指导思想。

2010年 所有论坛的版主被收编为公务员。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1   trackback:0
[[乱世]■文字
Boy Ⅱ Man--记QAF
qaf.jpg

在遇上Brian之前,Justin还是个不谙世事的Justin,可是在那之后,他试尽了冷暖。
在遇上Justin之前,Brian就是个放浪不羁的Brian,即便是在那之后,他也未曾改变。

一个自由大道上混迹多年的sexy animal,从没想过,在那一次419中,能遇上一个他愿意为之奉献的人。
Deb曾经说,Brian是上帝给同性恋的天使—尽管这个天使出口成脏且别扭成性。这个天使在人间逗留这么久,灵魂都无伴无依,而上帝对他还有些怜悯,所以他拥有了Justin。

在Brian的Loft度过属于他们两人的第一夜之后,Brian对着想要再次和他相见的Justin说:” U can see me in your dreams”。 Justin目送他离去,然后对自己的朋友说:”I just the face of god。”他不知道,他的god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0   trackback:0
[[乱世]■影視
无非想快乐
连头带尾也快一年了,我是说从我开始死命的听粤语歌开始算起。
之前几年一直都不太乐意听中文歌,只因为我爱你你不爱我抑或是他爱你你爱他那我要何去何从之类的俗套歌词我见得太多,已经厌烦。爱情是人类文艺的永恒主题,但不是唯一主题。当爱情的歌毫无底线谁都能唱,我难道没有权利觉得备受折磨。索性跳出去听听我的J-pop。至少他们描写中的爱情,大多朦胧又美好,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值得珍惜。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4   trackback:0
[[乱世]■音樂
回到简单
这几天眼睛闭上的时候就看到很多片段在脑中闪过。

在那个海边城市的小小房间里,被风吹起白色窗帘,带出外面的车水马龙。我抱着他的肩膀,傻子一样乐观寄望眼前这个人,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拖住我的手,只可惜醒过来之后,用冷水拍拍面颊,我还是要一个人走。

那个冬日,在残阳攀住紫禁城宫闱一角的时候,血色蔓延凄厉如画的天际,偶有冬鸦飞过,它的声音嘶哑又苍凉。我满眼尽是大开大阖的金黄朱红还有那接连不断的汉白玉矮柱,毫无原因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而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半年后的我,已经离开。

 more...

Posted by 葱花
comment:14   trackback:0
[[自身]■碎碎念